国家发改委:这十年我国价格总水平始终保持在合理区间

昨天,国家发改委举行专题发布会,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和高水平对外开放取得的成就。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牛育斌介绍,这十年,我国物价运行平稳,价格总水平始终保持在合理区间,CPI年均涨幅为2%左右。特别是今年国际形势严峻复杂,全球粮食、能源等价格大幅上涨、我国输入性通胀压力明显加大,但国内物价保持平稳运行,可谓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

我国已经建立起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机制,绝大多数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由市场形成。截至目前,全部的农产品、80%的电、50%的天然气、90%的民航旅客运输价格由市场形成,全社会商品和服务价格市场化程度已达97.5%。中央定价项目累计缩减约85%,地方定价项目缩减约70%。

同时,建立起垄断行业科学定价机制,持续加强对垄断行业的价格监管。按照“准确核定成本、科学确定利润、严格进行监管”的思路,相关部门出台进一步加强垄断行业价格监管的意见,制定输配电、天然气管道运输、铁路客运等重点领域定价办法和成本监审办法,建立健全以“准许成本+合理收益”为核心,约束与激励相结合的政府定价机制。

“特别是坚持和完善稻谷、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,成为农民种粮的‘定心丸’;实行棉花目标价格政策,稳定棉花生产,促进产业上下游健康发展;建立健全猪肉储备调节预案,促进生猪猪肉市场价格平稳运行;明确煤炭价格合理区间,创新运用预期管理方式,稳定煤炭价格。”牛育斌说,近年来,市场保供稳价体系经受住了疫情、异常天气和国际市场不确定性的冲击,市场供应总体充足,运行平稳,为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。

针对去年9、10月份煤炭价格非正常上涨、煤电矛盾凸显的情况,相关部门抓住难得时机打出了煤价、电价机制改革的“组合拳”。

“组合拳”中,首先是按照“下限保煤、上限保电”的原则提出煤炭价格合理区间。“这项改革既实现了价格机制的重大突破,从根本上理顺了煤、电价格关系,破解了‘煤电矛盾’这个长期以来想要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;又是预期管理方式的重大创新,通过‘打明牌、定边界’稳定各方预期,有力促进了煤、电行业协同高质量发展。”牛育斌说。

与此同时,全部燃煤发电电量原则上在“基准价+上下浮动”范围内形成上网电价,真正建立起“能跌能涨”的市场化电价机制,实现了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用户电价之间的有效联动。

“总的看,上述两项改革相辅相成,构建了煤、电价格区间调控和预期引导的闭环机制,是煤炭、电力等能源安全稳定供应、价格总体平稳的重要政策保障。”牛育斌表示。

煤价、电价改革文件实施以来,国内煤炭、电力价格总体运行在合理区间,这与国外能源价格大幅上涨情况,形成鲜明对比。以今年9月上半月为例,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煤炭期货平均价格438美元/吨(折合人民币超过3000元/吨)、同比上涨158%,国内煤炭港口现货价格为人民币1028元/吨、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;英国、法国、德国市场交易电价涨至去年同期的4到10倍,而我国电力用户平均电价同比仅上涨10%,居民、农业电价保持稳定,有力保障了经济社会平稳运行。

今年以来,很多经济体面临较为严重的通胀压力,食品价格大幅上涨,而我国物价运行在合理区间,重要民生商品市场价格保持平稳。

提升本地自主保障能力方面,相关部门压实各地生猪生产能力,主产区和主销区共担保供稳价责任;大中城市确保满足当地居民基本需求的菜地面积;主产区和主销区之间强化跨区域合作,开展联保联供;各地采取减免批发市场进场费等措施,努力降低流通成本;成品粮油、猪肉、北方城市冬春耐储蔬菜等建立储备并充实在库,及时投放储备,保障供给;市域配送能力提升,确保终端市场货源稳定、货架充足;多地积极建设平价商店、惠民生鲜超市等,开展平价销售,稳定市场价格。

目前,国家层面以及各省、各大中城市建立健全了工作机制,增强了价格监测预警能力,丰富了调控工具箱,储备调节机制日益完善,保供稳价能力显著提升。同时,重要民生商品量足价稳。牛育斌表示,面对疫情、异常天气以及国际市场波动冲击,“米袋子”“菜篮子”商品始终保持供应充足、价格基本平稳运行,保供稳价体系经受住了考验和检验。

同时,物价总水平在合理区间运行。特别是今年国际形势严峻复杂,全球粮食、能源等价格大幅上涨、我国输入性通胀压力明显加大,但国内物价保持平稳运行,1到8月CPI累计同比涨幅仅为1.9%,明显低于美国8.3%、欧元区7.6%的水平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